从阿姆里恐袭案看德国的安全漏洞

中德关系 2018-11-23 10:35:51 98

  从阿姆里恐袭案看德国的安全缝隙

法国广播电台中文网 柏林特约记者:丹兰

12月19日,德国难民和风险份子阿姆里(Anis Amri)在柏林绑架一辆货车,冲向柏林市中心的一个圣诞商场,形成12人逝世,50多人受伤。阿姆里经法国逃到意大利,在警方查看身份时被警方击毙。货车恐袭到现在已将近一个月,但阿姆里案引发的疑团和牵出的安全缝隙却越来越多。官方怎么亡羊补牢,成了大众重视的论题。

依据官方的查询结果,阿姆里在德国至少使用了14种身份,在德国多个地址申报难民并收取多个社会福利。除了骗得社会福利外,他还吸毒和贩毒。他当年在来历国突尼斯就是由于贩毒犯了案件而逃出来加入了难民部队。尽管德国安全部分早已把他定为伊斯兰风险份子,但他为什么能够处处游览,并且在作案前没有遭到监督,这是至今没有彻底解开的疑团。《图片报》报道说,正由于官方后来发现他吸毒,所以不再把他当伊斯兰极点份子对待,然后做出了错误判断。

阿姆里曾和北威州刑警局一位线人有联系,也引人生疑。这位伊斯兰份子圈内线人曾至少一次开车将阿姆里送往柏林。阿姆里也曾向线人揄扬过自己的恐袭计划并打听过获取兵器的途径。尽管德国内政部和北威州内政部均否定阿姆里也是线人,但媒体置疑,官方是不是出于要聘任他来当线人或要让他成为音讯源的考虑,所以由着他乱跑?多位在野党政要也以为,这内里有猫腻。

由于疑团许多,基民盟/基社盟姊妹党现在要求联邦议会建立阿姆里案查询委员会,查明安全部分的协作是否有缝隙。社民党乃至要求差遣查询专员。阿姆里案看样子一会儿还了断不了。

阿姆里由风险份子一跃成为恐怖份子,使大众对风险份子群倍感忧虑。依据官方发布的数据,德国现在日子有548名风险份子,其间224名没有德国护照,62名是未获得避难权的难民。

为防止风险份子再次制作恐袭,基民盟籍内政部长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和社民党籍司法部长马斯(Haiko Maas)上星期商谈三小时后,一起推出了加强安保一揽子计划。这其间包含逼迫风险份子带上电子脚镣、将风险份子遣送拘留延长到18个月等。别的,政府还将加大压力,以便来历国赶快收回风险份子和未获避难权的难民。未获得避难权的阿姆里就是由于来历国突尼斯迟迟不接纳,使德国百般无奈,只好捉了又放,由他乱跑。而阿姆里并非个例。来历国不协作的状况很遍及,非洲国家特别让德国头痛。应遣送难民长期停留德国的现象很遍及。

阿姆里案牵出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怎么阻挠清真寺和伊斯兰集体传达仇视和极点思维、培育和招募极点份子?阿姆里曾在德国各地的清真寺里得到许多支撑。怎么让清真寺依法遵法,这是一个很扎手的问题。而这个安全缝隙好像比风险份子更难捕捉、更难阻塞。澳门新濠天地官方平台